璇叇缭蓼

天地沙鸥,我们微如芥子

性别不明〔5〕

哇哈哈!我又回来啦(≧▽≦)
因为最近总抱着手机被妈妈批评了(ಥ_ಥ)
我有错吗?我还是个孩子啊!
不多说了,看吧看吧→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雷狮看着安迷修有些过的表情,「怎么了?有什么好惊讶的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连连摇头加摆手「不不不,你一定在开玩笑,不可能的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不是玩笑。是真的。」雷狮转过头问,「不过,你为什么觉得不可能呢?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那当然啦!我们……呃不,你们可都是男的啊!」安迷修害怕地抱住了自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这有什么!谁规定男生之间就不可以了?」雷狮紫色的眼睛看着安迷修,散发出一种强大的威压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的反驳硬是被吓地憋了回去,小声嘀咕着「你怎么知道他喜不喜欢你呢?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让你去试探一下啊。」雷狮坏笑着,「要不我们来做个交易吧,你只要答应做我在安迷修身边的内应,我就帮你保守你闯进男厕所的秘密,怎么样?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脸一下子红了「你!你你你!太卑鄙了!」雷狮吐了吐舌头,「这就是海盗的作风,答应吗?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低下头,思考了一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做自己的内应?这不太好吧……再说了自己这身体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变回去,如果被他发现就糟糕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可是如果自己进错厕所(其实并没有)这件事被曝光的话,那自己在小姐姐面前的形象不就毁了吗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一咬牙,「好吧!我答应,但你不可以提太过分的要求。」雷狮点点头,「自然。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刚想回答,忽然想到自己的手机号还是安迷修的啊!如果说出来,不就暴露了!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那个……我没有手机号哎……」安迷修低下头,不敢看雷狮。雷狮翻了个白眼,「那QQ号总有吧!」安迷修点点头,报出了自己的QQ号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那个……没事了吧?」安迷修小心翼翼地问。「嗯嗯,没事了,走吧走吧,别忘了帮我传话!」雷狮对着匆忙跑走的女生喊到,不由得奇怪,『我给安迷修告白,她激动个什么劲啊?』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跑回了家,满脑子都是雷狮的那句告白。『怎么会这样?这怎么可能?』但安迷修很清楚,最可怕的,不是雷狮那句告白,而是,在听完告白后自己的心悸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给卡米尔打了个电话,「喂?卡米尔,我让你查的事你查到了吗?」电话那头,卡米尔回放监控录像,「嗯,查到了,大哥,安迷修离开后,是向着厕所的方向去了,但厕所附近和里面都没有监控,只知道后来安莉洁也去了,拿着一个袋子。等出来后袋子就不在她手里了。再接着大哥去了,然后,大哥就和一个长得和安迷修很像的女生出来了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想了想,袋子……「卡米尔,那袋子长什么样?」「嗯,上面印着小马图案和蓝黄相间的花纹。」卡米尔将监控倒了回去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样啊……雷狮忽然想到了什么,安妮雅今天好像就拿了一个袋子,难道说!?雷狮摇头,怎么会呢?安妮雅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女生啊!这件事还需要调查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毫无睡意。「啊啊啊啊!不行了!」安迷修“噌”的坐起身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样根本就睡不着嘛!一闭上眼睛就全是雷狮那张脸和他狂紫色的眼眸。安迷修揉了揉太阳穴,走到客厅里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凌晨微弱的太阳光穿过落地窗洒在屋内,窗外的事物在晨雾的作用下显得朦朦胧胧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『什么啊,已经天亮了吗?』安迷修随手给自己冲了杯咖啡,坐在客厅里安静地喝着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关于雷狮想要的回复,自己心里也不清楚答案。他和雷狮是多年来的死对头,从他成为学生会会长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他会和雷狮纠缠不清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可没想到,竟然会被告白。『我喜欢雷狮吗?』安迷修问自己,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,但却被一阵虚弱感打断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什么?怎么又!?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变化,由女生的身体向男生变化。安迷修虚弱地闭上了眼睛,在最后闯入视线的是那杯咖啡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咖啡……等等!安迷修猛地睁开眼,自己刚刚喝了咖啡,就变回来了,难道说,咖啡是自己性转的关键物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不对,我昨晚明明没喝咖啡啊,那会是什么?对了!是酒!自己第一次变成女生也是因为酒。这下一切都说的通了!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在学校门口的柳树下等人,等一个答复。路过的学生纷纷转头看他,发出几声赞叹与好奇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远远的,雷狮看见安迷修朝这边走来,笑着朝他走过去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自然也注意到了雷狮,慌乱地想躲闪,却被雷狮抓住了手腕。「你,你干嘛?」安迷修想挣脱,但雷狮力气太大了,加上自己本来就没睡好,只能被雷狮抓着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「跟我来。」雷狮不顾旁人目光拉着安迷修跑到了教学楼后的花园。「你到底要做什么?」安迷修不满的开口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把安迷修按在墙上,「我要答复。」「啊?什么答复?」安迷修大脑一时间
短路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你说呢?」雷狮凑近安迷修,近的两个人的额头都快碰到一起了。安迷修脸一下子红了,「你别靠这么近。」 雷狮的呼吸喷在自己脸上,痒痒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你要再不说,我可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来。」雷狮舔舔嘴角,「雷狮你可别乱来,这可是学校。」安迷修有点害怕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勾住安迷修的一小缕头发把玩,「都说了我要答复啊。」安迷修红着脸把雷狮的手拍开回答「可以。」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雷狮听到这句话眼睛瞬间就亮了,「真的?」安迷修把雷狮推开「是有前提的。」开玩笑,怎么可能让你这么轻易就得手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毫不畏惧「行,说吧,什么前提我都答应。」「这次学生会要选举副会长,你要参加,而且成功当选。这样的话,我就答应你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觉得安迷修一定是故意的,自己每天逃课,打架,惹麻烦,能被选中就有鬼了!但是……雷狮看了看安迷修认真的样子,算了,试试吧,大不了就去揍一次校长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好,我答应,要是我赢了,你可不许反悔。」雷狮坚定的看着安迷修,说完就离开了,从现在开始,一定要改变自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松了一口气,『我的冷热流啊,吓死我了。』他看着雷狮离开的方向,笑了,加油啊,雷狮,我等你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回到教室,老师在发雪糕,毕竟天气太热啦,总要解暑吗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接过雪糕,礼貌地道了声谢。金跑到安迷修旁边,「安哥,你怎么变回来了?你发现自己的关键物了?」看着金一脸惊奇,安迷修点点头「是啊,找到了。」「那太好了,这样就可以控制自己不会暴露了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金笑嘻嘻地咬了一口雪糕,却在下一秒愣住了。安迷修看他有点不对劲「怎么了?」,金看着那雪糕瞪大了眼睛,「这……是牛奶的……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呆了一会才明白金为什么这么惊讶。「你快去厕所,我帮你请假。」「嗯,好,安哥,你顺便……帮我叫一下格瑞。」金说完就急急忙忙跑出去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天苍苍,野茫茫,马上就要开学了
回顾了一下自己的假期,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在放假就已经开学了,无话可说……
(ಥ_ಥ)

  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