璇叇缭蓼

天地沙鸥,我们微如芥子

性别不明〔2〕

主雷安 瑞金
        含一小点点的性转,不适者请自行离开
         OK了?
        那就开始吧→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当安迷修冲进教室时,已经上课十分钟了。同学们都一副见鬼了的表情,老师也愣住了。安迷修慌忙喊了声“报告!”良久,老师咳嗽两声“怎么今天迟到了?”安迷修不好意思地解释“对不起啊老师,家里出了点事。”老师表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,说到“下不为例。”就让安迷修回座位了。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下课后,安迷修的同学金,跑到了安迷修面前“安哥,你今天不是出车祸了吗?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?”安迷修被说得一头雾水“什么我出车祸了?谁告诉你的?”金眨了眨他蓝色的眼睛“安莉洁啊,她今天跑来说你出车祸住院了,要有一段时间不来了。”安迷修扶额,这……我该说什么好呢……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金,放心,在下没事,安莉洁应该是说错了,不用担心。”金点点头,忽然想起了什么,问安迷修“安哥,你今晚有空吗?”安迷修想了想“嗯,应该有,怎么了?”金开心地笑了“今晚我们年级有个聚会,你来吗?”安迷修答应了,反正晚上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就和大家一起聚一聚也好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时格瑞出现在门口,金看见后跑过去一把抱住了格瑞,被格瑞拉了下来。格瑞冲安迷修喊“安会长,雷狮又逃课翻墙出校园了。”安迷修从座位上站起来,带上学生会会长的牌子,去追雷狮了。格瑞看着安迷修离开,内心不由地感叹,这是第几次了?安迷修怕是都习惯了吧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格瑞低头看着自己的发小,金笑嘻嘻地说“格瑞,今天晚上的聚会你会去的吧?”格瑞偏过头“无聊,没兴趣。”转身就要走,金马上跟了过去“别啊,格瑞,你不去的话,我会很无聊的。”格瑞停下来,看着金对自己卖萌,“就这一次。”“太棒了!格瑞!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了!”金开心地笑了。 又是朋友……格瑞悄悄地叹了一口气,向自己的教室走去。金刚跟了几步,格瑞的声音又一如既往的传来“别跟着我。”金停了下来,看着格瑞进了教室,不知道为什么,怎么总觉得格瑞不开心呢?算了,反正晚上又可以见面了,金也回去了。熟不知,有人躲在门后,“能不能……不做朋友?”而做恋人?格瑞看着金消失在门口,他知道,这太难了,对于金来讲,他也只能是个朋友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在学校附近的网吧里找到了雷狮,果然,这家伙正玩的起兴。安迷修把雷狮强行带走了,雷狮不甘不愿地跟着安迷修,“喂,我说安迷修,怎么我去哪都能遇见你呢?你不嫌烦我还嫌呢。”安迷修没好气地说“你以为在下愿意找你?你要是不天天和学生会对着干,在下还懒得花这么大功夫到处找你呢。”雷狮切了一声,看着安迷修,他不由得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女孩,他试探着问“安迷修,你是不是有个什么妹妹?”安迷修没怎么在意“对啊,是有个妹妹,叫安莉洁,是在下的表妹,怎么了吗?”雷狮又问“就一个?”安迷修点点头“对,就一个。”雷狮眯起眼睛“那……昨天晚上的那个女孩是谁?”安迷修笑了笑“啊,那个呀,是……”安迷修的笑容瞬间凝固了。雷狮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说“怎么?安迷修?怎么不说话了?嗯?”呼出的热气喷在安迷修耳边,安迷修立刻躲开了,脸红红的,支吾了半天“那……那是……是……是……”“嗯?”雷狮坏笑着靠近安迷修,把他逼地贴在墙上,双手撑在安迷修两侧。安迷修低下头,怎么办?我该怎么说?告诉他真相?不行啊! 就在安迷修进退两难的时候,安莉洁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 安莉洁听说安迷修来上学了,就去找自家哥哥,可到了安迷修的教室之后,又听人说他出去了,于是她就出来找找,结果……(●—●)…… “对不起,打扰了,你们继续。”安莉洁转身就要走,安迷修赶紧跑过去,好不容易抓到了救命稻草,怎么能就这么放走。

         安莉洁了解了事情经过后,毫不含糊地告诉雷狮“啊!那个是我的表姐,和安迷修是龙凤胎兄妹,叫……叫安妮雅,哈哈。对对对,安妮雅。”安迷修有种想自杀的感觉,自己什么时候有的龙凤胎妹妹?雷狮居然还信了!?说什么以后要见个面!?安迷修内心崩溃ing……

        晚上→

        聚会很热闹,同学们在一起玩游戏,喝酒,划拳,唱歌……安迷修因为学生会开会所以耽误了点时间,等他到现场时聚会已经开始了。他看见了格瑞和金坐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聊天;雷狮带着他那海盗团k歌;安莉洁被她的(男?)朋友拉着玩电竞…… 安迷修看了一会,忽然觉得这里好像没自己什么事啊……想了想还是算了,走吧,回家写作业吧……结果刚转过身,就被几个女生发现了,她们把安迷修拉了过去,让安迷修陪她们一起喝饮料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一幕被雷狮看见了,他稍微有点不爽,那个每天追着自己跑的家伙怎么今天消停了?雷狮向安迷修走过去。而安迷修刚刚端起一杯饮料,喝了一小口,啊……这个味道……这是……酒?!安迷修迅速放下杯子,“很抱歉,在下不喝酒。”那几个女生似乎是铁了心了一定要给安迷修灌酒。 忽然,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身体要有什么反应,这熟悉的感觉,难道!?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迅速起身“抱歉,在下有些不舒服,先去趟洗手间。”说完慌慌张张地跑了。雷狮看见安迷修忽然跑出去了,有些奇怪,怎么他看见自己就跑了?发生什么了?雷狮有点不爽,走过去“喂!你们刚才给他喂了什么?”那几个女生看见雷狮,立刻老实了“啊,没什么,就是酒而已,普通的鸡尾酒。”雷狮看着安迷修逃走的方向,想了想,还是回去了,算了,等那家伙回来再说吧。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冲进洗手间,靠着墙滑坐在地上,力量……耗尽了……他闭上眼,感受着自己的头发慢慢变长,腰部变细,身体向着女性的特点变化着…… “安哥!?”熟悉的声音响起,安迷修一下子睁开眼睛,看见了自己的同学——金。“金?!你怎么在这?!”糟了,怎么忘记锁门了,“啊,我……我这是……”安迷修有口难言,怎么办?金一定觉得自己是变态吧……会不会因此而讨厌我?正当安迷修不知道怎样为自己辩解时,金开口了“安哥……你竟然……”“不是的,金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“竟然和我一样……”“啊不是……什么?!”安迷修惊讶地瞪大了双眼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13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