璇叇缭蓼

天地沙鸥,我们微如芥子

一个粗略的介绍

吾名玖弌,叫我了了也可以

懒到饭都不想自己吃,说话都嫌累

今天依旧花了二十分钟考虑要不要起床

每天与学习压力与这个世界的恶意顽强对抗着

穿梭于凹凸,魔道,天官,渣反,我英,杀天,free,APH

等等世界中无法自拔

活在自己的想象世界(偶尔被迫出来透透气)

是个水瓶,日常发呆

封建迷信,信神信星信血型

脾气不好,人格分裂,见谅(-o-)/

七创社:

七创社天猫旗舰店8月29日上午10点正式开业~ 凹凸世界印象T恤正式通贩!✿✿ヽ(°▽°)ノ✿

传送门:https://qichuangshe.tmall.com


每件T恤都附赠一个对应角色的新柄挂件哟。

开业庆典期间(8月29日-9月5日),进店即可领取优惠券:
满120减20元
满240减45元
满379减75元(限量10份)

下单即可获赠罗德烈挂件*1,购买两件(满240元)送罗德烈挂件*2(每个id限2个),购买三件(满379元)送罗德烈挂件*1和裁判球*1~

更有幸运大转盘在等着你们哟~ 
(PS:七创社天猫店主要贩售衣服,其他周边仍在七创社淘宝店铺发售)

女生宿舍〔2〕

        午餐过后,回到宿舍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格瑞像往常一样静静地坐在床上喝牛奶(她是真的喜欢喝奶),莱娜和雷狮在另一边边吃边聊八卦,凯莉和安迷修日常打情骂俏(?)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金打水回归,路过厕所,冷不丁忽然来了一句:“有一股饭店的味道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莱娜抬起了头:“什么?有一股粪便的味道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凯莉也看了过来:“啥?有一股犯贱的味道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偏过头说:“有一股奉献的味道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勾勾嘴角:“我怎么听的是,有一股放电的味道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们四个互相看着彼此,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,“金,你说,谁说的对!”四人异口同声地对金喊到,金一脸不知所措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格瑞的声音悠悠地传来:“他说的,应该是,有一股饭店的味道。”金拼命点头,“没错没错,我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众人无语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忽然,安迷修像是想起了什么,“金,你刚刚说那句话的时候,路过了厕所吧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是……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犀利起来了,雷狮走过去把金往厕所里一推,“去吧,金,别客气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金汗颜,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……
       

女生宿舍〔1〕

此故事根据真实故事改编,所以十分ooc,请见谅

无法接受请绕路走,含部分性转,逗比日常,沙雕文,每篇字数不定,更新时间不定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本宿舍一共六位人员,上铺有格瑞(宿舍长),金,莱娜;下铺有凯莉,安迷修,雷狮(晚上走读)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正文:

        月黑风高夜,偷鸡摸狗时(啊呸!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秋打开304宿舍的房门,看着里面安静乖巧的同学们,满意的点点头,关门离去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听着宿舍老师远去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后,凯莉立刻坐了起来,比了个OK,“嘻嘻,计划成功!”安迷修松了口气继续啃她的苹果,金拿起水杯继续喝水,格瑞翻了个身继续睡觉,凯莉下床跑到莱娜床边,爬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你要干嘛?”莱娜往一边缩了缩,“还能干什么,来和你聊一聊人生大事,你今天中午还没讲完呢。然后呢,你把那谁谁给甩了之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 莱娜嘴角抽了抽“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八卦啊……”“少废话,快讲,这可是你自己先提出来的。”凯莉毫不客气地往莱娜身边一躺,莱娜无奈地叹了口气“哎……真受不了你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你俩说话不要让我听到。”格瑞威胁的声音悠悠地从另一边传来,莱娜和凯莉都把目光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凯莉凑到莱娜耳边小声地说:“她是怎么听到的,明明隔着这么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也不算很远,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艹,这都听得见。凯莉暗暗在心里吐槽了一遍格瑞的听力,有凑到莱娜耳边张了张嘴,但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   “这次听到了吗?”凯莉试探着问,格瑞沉吟了一会:“你其实……什么都没说吧。”凯莉默默地躺了回去,服了……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莱娜耸耸肩,“谁让人家是宿舍长呢,练也该练出来了。”格瑞没接她的话,只是掀过被子盖住头,“算了,你们说吧,小声点,别让老师听见。”她闷闷的声音传出来,还没说完,莱娜和凯莉已经迫不及待地聊开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正好啃完了苹果,她将苹果核扔进了垃圾桶里,潇洒地拍拍手,“啊……困了,睡觉。”金也放下了水杯,“我也要睡了,明天还要早起呢。”安迷修附和道:“是啊,还要跑操呢。”“哦对,天啊,睡觉了睡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不久后。
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到底是谁甩了谁?”凯莉一脸懵,看着莱娜,“这……应该算互甩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还有这种方法?”莱娜点点头,“对啊,怎么了吗?”“没。”凯莉无语,“好了,不早了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她慢慢下床,一抬头看见了莱娜的脚,一个不好的念头从凯莉内心生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莱娜只感觉自己脚腕一凉,她立刻疯狂地挣扎起来,她本就怕痒,又是脚腕这么敏感的地方,但凯莉并没有放过她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莱娜没控制住力道,有一次挣扎过猛,一下子将凯莉甩飞了,地滑,凯莉控制不住向后倒去,伸手想抓住窗帘,但窗帘太短了,于是凯莉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嘭嚓!”一声巨响,格瑞瞬间就从床上坐了起来,“我说,你们到底有完没完……你怎么了?”格瑞以上铺的视角俯视地面,看着地面上蜷缩成一团的人。安迷修和金也被吵醒了,此刻也是一脸迷惑,只听到了莱娜死命压制的笑声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就在这时,宿舍门被打开了,秋走了进来:“发生什么了……凯莉,你还好吗?”秋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凯莉,“没……我好的很,上厕所回来不小心滑倒了……”秋放心的点点头 ,“没事就好,快睡觉吧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秋刚关上房门,格瑞就问凯莉:“刚刚到底怎么了。”凯莉颤抖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“重心不稳,摔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仅仅是摔倒的话,动静应该不会这么大。”安迷修冷静地分析道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嗯,确实,我正好摔在花盆上了。让我看看……哦,天哪,这塑料花盆真不结实,居然裂了……哎呀我的花,完了,它好像归西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莱娜探出头来:“凯莉,你没摔到哪吧?”凯莉闭上眼感受了一会,“你这么一说,我才感觉到我腰子疼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格瑞再次躺下:“暂时的而已,明天就好了,睡觉吧。”凯莉吐吐舌头,也回到了自己的床上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腰青了一片哎。”凯莉惊奇地说。金一脸担忧的看过来:“凯莉,要不你今天别跑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觉得可能吗,我要是告诉丹尼尔老师我腰疼的原因,我还能活过今天吗。”金转回头去:“也是哦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于是凯莉咬牙切齿地跑完了早操。
       

性别不明〔5〕

哇哈哈!我又回来啦(≧▽≦)
因为最近总抱着手机被妈妈批评了(ಥ_ಥ)
我有错吗?我还是个孩子啊!
不多说了,看吧看吧→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雷狮看着安迷修有些过的表情,「怎么了?有什么好惊讶的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连连摇头加摆手「不不不,你一定在开玩笑,不可能的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不是玩笑。是真的。」雷狮转过头问,「不过,你为什么觉得不可能呢?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那当然啦!我们……呃不,你们可都是男的啊!」安迷修害怕地抱住了自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这有什么!谁规定男生之间就不可以了?」雷狮紫色的眼睛看着安迷修,散发出一种强大的威压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的反驳硬是被吓地憋了回去,小声嘀咕着「你怎么知道他喜不喜欢你呢?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让你去试探一下啊。」雷狮坏笑着,「要不我们来做个交易吧,你只要答应做我在安迷修身边的内应,我就帮你保守你闯进男厕所的秘密,怎么样?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脸一下子红了「你!你你你!太卑鄙了!」雷狮吐了吐舌头,「这就是海盗的作风,答应吗?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低下头,思考了一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做自己的内应?这不太好吧……再说了自己这身体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变回去,如果被他发现就糟糕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可是如果自己进错厕所(其实并没有)这件事被曝光的话,那自己在小姐姐面前的形象不就毁了吗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一咬牙,「好吧!我答应,但你不可以提太过分的要求。」雷狮点点头,「自然。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刚想回答,忽然想到自己的手机号还是安迷修的啊!如果说出来,不就暴露了!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那个……我没有手机号哎……」安迷修低下头,不敢看雷狮。雷狮翻了个白眼,「那QQ号总有吧!」安迷修点点头,报出了自己的QQ号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那个……没事了吧?」安迷修小心翼翼地问。「嗯嗯,没事了,走吧走吧,别忘了帮我传话!」雷狮对着匆忙跑走的女生喊到,不由得奇怪,『我给安迷修告白,她激动个什么劲啊?』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跑回了家,满脑子都是雷狮的那句告白。『怎么会这样?这怎么可能?』但安迷修很清楚,最可怕的,不是雷狮那句告白,而是,在听完告白后自己的心悸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给卡米尔打了个电话,「喂?卡米尔,我让你查的事你查到了吗?」电话那头,卡米尔回放监控录像,「嗯,查到了,大哥,安迷修离开后,是向着厕所的方向去了,但厕所附近和里面都没有监控,只知道后来安莉洁也去了,拿着一个袋子。等出来后袋子就不在她手里了。再接着大哥去了,然后,大哥就和一个长得和安迷修很像的女生出来了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想了想,袋子……「卡米尔,那袋子长什么样?」「嗯,上面印着小马图案和蓝黄相间的花纹。」卡米尔将监控倒了回去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样啊……雷狮忽然想到了什么,安妮雅今天好像就拿了一个袋子,难道说!?雷狮摇头,怎么会呢?安妮雅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女生啊!这件事还需要调查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毫无睡意。「啊啊啊啊!不行了!」安迷修“噌”的坐起身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样根本就睡不着嘛!一闭上眼睛就全是雷狮那张脸和他狂紫色的眼眸。安迷修揉了揉太阳穴,走到客厅里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凌晨微弱的太阳光穿过落地窗洒在屋内,窗外的事物在晨雾的作用下显得朦朦胧胧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『什么啊,已经天亮了吗?』安迷修随手给自己冲了杯咖啡,坐在客厅里安静地喝着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关于雷狮想要的回复,自己心里也不清楚答案。他和雷狮是多年来的死对头,从他成为学生会会长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他会和雷狮纠缠不清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可没想到,竟然会被告白。『我喜欢雷狮吗?』安迷修问自己,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,但却被一阵虚弱感打断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什么?怎么又!?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变化,由女生的身体向男生变化。安迷修虚弱地闭上了眼睛,在最后闯入视线的是那杯咖啡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咖啡……等等!安迷修猛地睁开眼,自己刚刚喝了咖啡,就变回来了,难道说,咖啡是自己性转的关键物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不对,我昨晚明明没喝咖啡啊,那会是什么?对了!是酒!自己第一次变成女生也是因为酒。这下一切都说的通了!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在学校门口的柳树下等人,等一个答复。路过的学生纷纷转头看他,发出几声赞叹与好奇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远远的,雷狮看见安迷修朝这边走来,笑着朝他走过去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自然也注意到了雷狮,慌乱地想躲闪,却被雷狮抓住了手腕。「你,你干嘛?」安迷修想挣脱,但雷狮力气太大了,加上自己本来就没睡好,只能被雷狮抓着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「跟我来。」雷狮不顾旁人目光拉着安迷修跑到了教学楼后的花园。「你到底要做什么?」安迷修不满的开口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把安迷修按在墙上,「我要答复。」「啊?什么答复?」安迷修大脑一时间
短路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你说呢?」雷狮凑近安迷修,近的两个人的额头都快碰到一起了。安迷修脸一下子红了,「你别靠这么近。」 雷狮的呼吸喷在自己脸上,痒痒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你要再不说,我可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来。」雷狮舔舔嘴角,「雷狮你可别乱来,这可是学校。」安迷修有点害怕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勾住安迷修的一小缕头发把玩,「都说了我要答复啊。」安迷修红着脸把雷狮的手拍开回答「可以。」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雷狮听到这句话眼睛瞬间就亮了,「真的?」安迷修把雷狮推开「是有前提的。」开玩笑,怎么可能让你这么轻易就得手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毫不畏惧「行,说吧,什么前提我都答应。」「这次学生会要选举副会长,你要参加,而且成功当选。这样的话,我就答应你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觉得安迷修一定是故意的,自己每天逃课,打架,惹麻烦,能被选中就有鬼了!但是……雷狮看了看安迷修认真的样子,算了,试试吧,大不了就去揍一次校长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好,我答应,要是我赢了,你可不许反悔。」雷狮坚定的看着安迷修,说完就离开了,从现在开始,一定要改变自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松了一口气,『我的冷热流啊,吓死我了。』他看着雷狮离开的方向,笑了,加油啊,雷狮,我等你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回到教室,老师在发雪糕,毕竟天气太热啦,总要解暑吗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接过雪糕,礼貌地道了声谢。金跑到安迷修旁边,「安哥,你怎么变回来了?你发现自己的关键物了?」看着金一脸惊奇,安迷修点点头「是啊,找到了。」「那太好了,这样就可以控制自己不会暴露了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金笑嘻嘻地咬了一口雪糕,却在下一秒愣住了。安迷修看他有点不对劲「怎么了?」,金看着那雪糕瞪大了眼睛,「这……是牛奶的……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呆了一会才明白金为什么这么惊讶。「你快去厕所,我帮你请假。」「嗯,好,安哥,你顺便……帮我叫一下格瑞。」金说完就急急忙忙跑出去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天苍苍,野茫茫,马上就要开学了
回顾了一下自己的假期,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在放假就已经开学了,无话可说……
(ಥ_ಥ)

       

性别不明〔4〕

见面啦!雷狮和安姐又见面啦!
哈哈哈!兴奋死了(๑>ڡ<)☆
准备好了吗?
那就出发吧→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金起身想去开门,却被安迷修一把拉住。安迷修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连忙躲进了一个厕所的隔间里。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金不明白为什么要躲起来,但还是听话地等安迷修藏好,才把门打开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格瑞站在门口,向里张望,「刚才你在和谁说话?」金挠挠头,眼神有些躲闪,「啊?没有啊?我自己自言自语呢!」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格瑞半信半疑地看着金,过了好久,才抬手摸了摸金的头,叹了口气。「那好吧,我们快走吧,聚会要结束了。」「嗯嗯好!」金跟着格瑞离开了,还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安迷修藏身的隔间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等到脚步声远去,安迷修才松了一口气。『不过……现在怎么办?总不能以这副姿态出去啊。只好再拜托安莉洁了。』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给安莉洁打了好几次电话才接通,「喂?哥哥,什么事啊?」「小洁,我……我又出问题了。」「啊?什么问题?」安莉洁一头雾水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一边在心里吐槽着安莉洁的记忆力,一边焦急地说「当然是我变成女生的事了啊!」「什么?哥哥你难道又……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听见安莉洁在电话那头大喊,安迷修被吓出一身冷汗。「你小点声啊!你是想让所以人都知道吗?」 安莉洁看了看四周人投过来好奇的眼光,立刻把声音放低了,「你现在在哪?我把女装给你送过去。」「啊……这……男厕所……」安莉洁:「……」
         「算了,愿神保佑你,阿门。」这可把安迷修吓坏了,「唉唉唉!别啊!安莉洁!你……你放在门口就好啦!我自己出去拿!」就这么出去,不想他活下去就直说……

        安莉洁挂了电话,随便找了个借口匆忙离开了。 雷狮把一切都看到了眼里,安莉洁刚刚那个反应,电话应该是安迷修打来的没错了,可安莉洁这么着急地离开,是出什么事了吗?不行!我得去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 雷狮向卡米尔吩咐了几句就走了,佩利见雷狮就这么离开了很好奇,「卡米尔,老大这是要去哪啊?」卡米尔撇了佩利一眼,「应该是去找嫂子了。」「啊?什么嫂子啊?谁啊谁啊?是谁啊?」佩利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,帕洛斯抓起一个鸡腿塞进佩利嘴里,「傻狗!吃你的!别乱问!」

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听见几下敲门声,对了一下暗号(不要问我哪来的暗号),确认是安莉洁后打开门出去,四处看了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把门口的袋子拿进了厕所。

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换好女装,还在内心里夸赞自己的聪明才智,刚打开门,笑容凝固在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 雷狮站在门口,怔怔地看着安迷修。怎么觉得……这货我在哪里见过……唉不对!现在的问题不是在哪见过而是为什么男厕里会有女生啊!?自己刚打开门就看见了这样一幕……哦!我需要速效救心丸……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也没想到会忽然碰见雷狮,下意识地说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」雷狮:「……」哦?我不该在这那你该喽? 「姑娘,这里是男厕……」「哼!在下知道!在下不上男厕难道去女厕吗?!我又不是变态!」安迷修理直气壮的说完,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……等等啊!我现在是女生啊!

         「啊……那什么!抱歉!在下口误,不小心的,哈哈。」安迷修恨不得现在一头撞死算了。
         「我是不是……在哪见过你?」这时,雷狮忽然慢悠悠地开口,把安迷修吓了一跳。「啊?什么时候的事,在下不记得在哪见过你,一定是你记错了!」安迷修连忙把头转到一边,可还是被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「啊!我想起来了!你是安迷修的妹妹安妮雅!」『哈?安妮雅是谁?……哦,想起来了,安莉洁给我起的名字来着。』「嗯嗯,是……是我,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」安迷修边说边从雷狮旁边挤出去,他可不想再被人误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「啊,这是你表妹告诉我的。」雷狮看着安迷修,『这家伙,不愧是龙凤胎啊……长得和他哥哥真像。』 安迷修被看得浑身不自在,「喂喂!你找我有事吗?没事就赶紧走吧。」他可不确定什么时候就又变回来了,绝不能让雷狮知道自己的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 「当然有事,你哥呢?」雷狮跟在安迷修身后,「啊?刚刚他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。」「这样啊……」雷狮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忽然,像是想到了什么,雷狮勾起了嘴角,「喂!安妮雅!帮我个忙呗!」「嗯,什么忙?」安迷修停下来转过身看着雷狮。 「帮我向你哥哥转告一句话,」雷狮眯起眼睛,「告诉他,我喜欢他。」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瞪大了双眼「!!!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哎呀……累死了(눈_눈)
作业这么多,心身疲惫(ಥ_ಥ)
不说那么多了!写作业去了!
一定不能输给作业!(。•ˇ‸ˇ•。)
哼哼(ノ=Д=)ノ┻━┻

性别不明「3」

「」里是人物说的话;『』里是人物心声。
       这次是瑞金的场次,雷安在下一篇
       好了吗(。ò ∀ ó。)开始咯→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没错,金和安迷修一样,是不定性别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事情是这样子的: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金是格瑞的发小,格瑞是年级第二,无数人想通过金来勾搭格瑞,但接近了金后,又都被金吸引了,于是,金有了很多朋友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朋友多了,聚会也就跟着来了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神奇的是,从来不参加任何聚会的格瑞总会偷偷跟着金,在那些同学给金灌酒时及时出现,帮金挡下了一杯又一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 金当然不理解格瑞的良苦用心,全当是格瑞不好意思接受同学的邀请,但又很喜欢聚会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 一次格瑞被灌醉了,金把格瑞送回家。无意间看到了格瑞放在桌子上的牛奶。

        当时金不知道这是什么,于是好奇的尝了一小口,知道这是牛奶后,放心的给格瑞喂了(不是嘴对嘴,别想多……)。

        金把格瑞放在床上后,忽然感觉浑身无力,金强忍不适走了几步,终于坚持不住摔倒了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动静太大格瑞就醒了,醒了后看见了他毕生难忘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 金趴在地上,头发不知为何变得很长,他从地上爬起来,怯生生地抬起头,那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,本就宽大的卫衣变得更宽了,露出了大片肩膀以及若隐若现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不行,不能再往下看了!打住!格瑞,不能再继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金看见格瑞忽然别过了头,就从地上站了起来,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 金走进了格瑞,拉了拉格瑞的衣角「格瑞,你怎么了?」说着离格瑞更近了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忍住欲望,推开了金,指了指金的上身。 不明所以的金低头一看,然后……女孩的尖叫声响彻云霄……

        格瑞把鼻血止住,本来醉醺醺的这下全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 金缩在一边惊恐地看着格瑞「格瑞!怎么办?!我怎么变成女生了?!」 格瑞抬头想安慰一下金,但看见金变长女孩子后那张脸以及脖子以下腰以上的部位,鼻子又是一热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只好不再去看金,想了想问「金,你今天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吗?」金摇摇头,「没有啊,我什么也没吃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 格瑞站起身「金,我出去一下,一会就回来,在这里等我。」金点点头,看格瑞关上卧室的门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 金爬到格瑞的床上,呼吸间都是格瑞的味道,希望这只是个梦吧……金就在这让人安心的气味中沉沉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走到了客厅里,他知道,自己如果不离开的话,就会在酒精的作用下忍不住对金动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『真是的,怎么会这样呢?金的事绝对不能被其他人知道,只好先将他留在自己家里了。』格瑞转过头,正好看见了桌子上的空杯子。

        他记得,这杯子里应该装着牛奶的啊,怎么空了?难道说……金他喝了? 再一次打开卧室的门,金已经睡了。 格瑞给金掖了掖被子,转身去睡沙发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→

        金挣开眼睛,迷迷糊糊地四处看了看,『这是哪?我怎么在这?』他揉了揉眼睛,那双好看的蓝色瞳孔逐渐回神,看清了眼前的一切,金终于想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卧室的房门打开了,格瑞出现在门口看着金,「醒了?出来吃饭吧。」 金下床走到餐桌旁坐下,格瑞将一个保温杯推到她面前,「你姐姐今天早上送来的,趁热喝了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 金打开一看,里面装着前几天自己求自己的姐姐秋做的柠檬茶,抱起来就是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 「格瑞,你尝尝吗?姐姐做的超好喝的!」格瑞摇摇头「你喝吧,我喝牛奶就行了。」金只好自己默默的喝着自己的柠檬茶。

        「金,」格瑞忽然说道「昨天我放在桌子上的牛奶,你是不是喝了?」 金偏头想了想「唔……好像是,不过只喝了一点点而已啦!」金对格瑞扬起了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「而且,我知道格瑞一定不会……呃!」 金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,『什么!?又来?!』 这种浑身无力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    眼看金就要从椅子上滑下去了,格瑞连忙过去扶了金一把。 金,又变回一个男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下格瑞也懵了。『难道金忽然转性不是因为他喝了牛奶吗?怎么没碰牛奶就变回来了?有时间限定吗?』 金也懵了,『怎么回事?发生了什么?怎么我这就变回来了?』

        不过神经大条的金才不会在意原因,变回来就好,开心嘛~

        不过自那以后,格瑞就对金更放心不下了,总是在暗处偷偷地观察着金,防止金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我们的小傻瓜金自然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知道金和自己一样后,觉得开心得不得了,毕竟找到同伴了啊! 就在两位聊的正投机时,响起了敲门声。格瑞的声音传来「金!你在里面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脸上闪过了一丝恐惧,不行!自己这个秘密,决对不能让金以外的人知道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性别不明〔2〕

主雷安 瑞金
        含一小点点的性转,不适者请自行离开
         OK了?
        那就开始吧→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当安迷修冲进教室时,已经上课十分钟了。同学们都一副见鬼了的表情,老师也愣住了。安迷修慌忙喊了声“报告!”良久,老师咳嗽两声“怎么今天迟到了?”安迷修不好意思地解释“对不起啊老师,家里出了点事。”老师表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,说到“下不为例。”就让安迷修回座位了。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下课后,安迷修的同学金,跑到了安迷修面前“安哥,你今天不是出车祸了吗?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?”安迷修被说得一头雾水“什么我出车祸了?谁告诉你的?”金眨了眨他蓝色的眼睛“安莉洁啊,她今天跑来说你出车祸住院了,要有一段时间不来了。”安迷修扶额,这……我该说什么好呢……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金,放心,在下没事,安莉洁应该是说错了,不用担心。”金点点头,忽然想起了什么,问安迷修“安哥,你今晚有空吗?”安迷修想了想“嗯,应该有,怎么了?”金开心地笑了“今晚我们年级有个聚会,你来吗?”安迷修答应了,反正晚上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就和大家一起聚一聚也好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时格瑞出现在门口,金看见后跑过去一把抱住了格瑞,被格瑞拉了下来。格瑞冲安迷修喊“安会长,雷狮又逃课翻墙出校园了。”安迷修从座位上站起来,带上学生会会长的牌子,去追雷狮了。格瑞看着安迷修离开,内心不由地感叹,这是第几次了?安迷修怕是都习惯了吧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格瑞低头看着自己的发小,金笑嘻嘻地说“格瑞,今天晚上的聚会你会去的吧?”格瑞偏过头“无聊,没兴趣。”转身就要走,金马上跟了过去“别啊,格瑞,你不去的话,我会很无聊的。”格瑞停下来,看着金对自己卖萌,“就这一次。”“太棒了!格瑞!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了!”金开心地笑了。 又是朋友……格瑞悄悄地叹了一口气,向自己的教室走去。金刚跟了几步,格瑞的声音又一如既往的传来“别跟着我。”金停了下来,看着格瑞进了教室,不知道为什么,怎么总觉得格瑞不开心呢?算了,反正晚上又可以见面了,金也回去了。熟不知,有人躲在门后,“能不能……不做朋友?”而做恋人?格瑞看着金消失在门口,他知道,这太难了,对于金来讲,他也只能是个朋友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在学校附近的网吧里找到了雷狮,果然,这家伙正玩的起兴。安迷修把雷狮强行带走了,雷狮不甘不愿地跟着安迷修,“喂,我说安迷修,怎么我去哪都能遇见你呢?你不嫌烦我还嫌呢。”安迷修没好气地说“你以为在下愿意找你?你要是不天天和学生会对着干,在下还懒得花这么大功夫到处找你呢。”雷狮切了一声,看着安迷修,他不由得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女孩,他试探着问“安迷修,你是不是有个什么妹妹?”安迷修没怎么在意“对啊,是有个妹妹,叫安莉洁,是在下的表妹,怎么了吗?”雷狮又问“就一个?”安迷修点点头“对,就一个。”雷狮眯起眼睛“那……昨天晚上的那个女孩是谁?”安迷修笑了笑“啊,那个呀,是……”安迷修的笑容瞬间凝固了。雷狮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说“怎么?安迷修?怎么不说话了?嗯?”呼出的热气喷在安迷修耳边,安迷修立刻躲开了,脸红红的,支吾了半天“那……那是……是……是……”“嗯?”雷狮坏笑着靠近安迷修,把他逼地贴在墙上,双手撑在安迷修两侧。安迷修低下头,怎么办?我该怎么说?告诉他真相?不行啊! 就在安迷修进退两难的时候,安莉洁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 安莉洁听说安迷修来上学了,就去找自家哥哥,可到了安迷修的教室之后,又听人说他出去了,于是她就出来找找,结果……(●—●)…… “对不起,打扰了,你们继续。”安莉洁转身就要走,安迷修赶紧跑过去,好不容易抓到了救命稻草,怎么能就这么放走。

         安莉洁了解了事情经过后,毫不含糊地告诉雷狮“啊!那个是我的表姐,和安迷修是龙凤胎兄妹,叫……叫安妮雅,哈哈。对对对,安妮雅。”安迷修有种想自杀的感觉,自己什么时候有的龙凤胎妹妹?雷狮居然还信了!?说什么以后要见个面!?安迷修内心崩溃ing……

        晚上→

        聚会很热闹,同学们在一起玩游戏,喝酒,划拳,唱歌……安迷修因为学生会开会所以耽误了点时间,等他到现场时聚会已经开始了。他看见了格瑞和金坐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聊天;雷狮带着他那海盗团k歌;安莉洁被她的(男?)朋友拉着玩电竞…… 安迷修看了一会,忽然觉得这里好像没自己什么事啊……想了想还是算了,走吧,回家写作业吧……结果刚转过身,就被几个女生发现了,她们把安迷修拉了过去,让安迷修陪她们一起喝饮料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一幕被雷狮看见了,他稍微有点不爽,那个每天追着自己跑的家伙怎么今天消停了?雷狮向安迷修走过去。而安迷修刚刚端起一杯饮料,喝了一小口,啊……这个味道……这是……酒?!安迷修迅速放下杯子,“很抱歉,在下不喝酒。”那几个女生似乎是铁了心了一定要给安迷修灌酒。 忽然,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身体要有什么反应,这熟悉的感觉,难道!?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迅速起身“抱歉,在下有些不舒服,先去趟洗手间。”说完慌慌张张地跑了。雷狮看见安迷修忽然跑出去了,有些奇怪,怎么他看见自己就跑了?发生什么了?雷狮有点不爽,走过去“喂!你们刚才给他喂了什么?”那几个女生看见雷狮,立刻老实了“啊,没什么,就是酒而已,普通的鸡尾酒。”雷狮看着安迷修逃走的方向,想了想,还是回去了,算了,等那家伙回来再说吧。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冲进洗手间,靠着墙滑坐在地上,力量……耗尽了……他闭上眼,感受着自己的头发慢慢变长,腰部变细,身体向着女性的特点变化着…… “安哥!?”熟悉的声音响起,安迷修一下子睁开眼睛,看见了自己的同学——金。“金?!你怎么在这?!”糟了,怎么忘记锁门了,“啊,我……我这是……”安迷修有口难言,怎么办?金一定觉得自己是变态吧……会不会因此而讨厌我?正当安迷修不知道怎样为自己辩解时,金开口了“安哥……你竟然……”“不是的,金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“竟然和我一样……”“啊不是……什么?!”安迷修惊讶地瞪大了双眼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性别不明〔1〕

雷安
第一次的产物,不喜勿喷
开始→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现在有点懵,看着自己面前和自己长得极像的女生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,就在今天晚上,自己从橱柜最里层翻出来一瓶液体,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尝了一小口,才发现那是酒,安迷修从来没有喝过酒,因为听说喝酒伤身,确认那是酒后,就去睡觉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当时没什么事,可到了半夜,自己醒来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有点别扭。于是他起身去了一趟卫生间,当他迷迷糊糊的抬起头,看向镜子的自己时,顿时吓了一跳。 虽说和自己有几分相象,身高也差不多,但镜子里的人,分明是个女孩子啊!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,但自己不管做什么动作镜子里的女孩也会跟着一起做,安迷修一下子就醒了。 没错,他变成一个女孩子了!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在做完了激烈的的思想斗争之后,他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,但目前最重要的事是如何把自己变回去。 左想右想,安迷修决定去找自己的妹妹——安莉洁,这么晚了,她肯定睡了,电话没人接。看来,只好亲自去访问一下她家了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穿好衣服,尽量不去看自己脖子以下腰以上的部位。感受不到自己命根子的存在,安迷修默默地翻了个白眼,变得还真彻底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街道上冷冷清清的,路灯将安迷修的影子拉的很长,春天的气息充斥在晚风里,将安迷修的长发吹起。安迷修将围巾向上提了提,很好,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去安莉洁家,千万不要再出什么意外了。然而,老天爷可不这么觉得,于是,厄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降临了。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拐过一个弯,再穿过一条街就到了。安迷修松了一口气,低着头加快了脚步。忽然间出现在视野里的运动鞋让安迷修一愣,但仍是没反应过来,头结结实实撞在了一个人身上 。来不及思考到底在哪见过这双鞋,安迷修立刻向后退了一步,鞠躬道歉:“对不起,很抱歉撞到了你,在下不是故意的。”安迷修抬起头,顿时愣住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雷狮今天晚上带着他那雷狮海盗团出来吃饭,吃饱喝足出来后又去了KTV,等回家时都已经半夜了,回家路上被一个陌生女孩撞了一下,刚想骂街,谁知那女孩道歉后一抬头张口就喊了一声:“恶党?!”接下来那女孩一下子慌了,这也挑起了雷狮的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看见雷狮下意识就叫出了恶党这个称谓,但听到自己的声音后才想起自己现在是个女孩。这是安迷修有生以来第一次想要拍死自己,他,哦不,她看见雷狮不怀好意的勾起了嘴角,这下完了,安迷修心想。 这时安迷修听见了雷狮的声音:“哦?我和你很熟吗?咱俩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。”安迷修立刻解释说:“啊不不,您误会了,刚才在下认错人了,十分抱歉。”看着面前的女孩紧张的样子和不敢抬起的头,雷狮笑了笑,用坏坏的声音说道:“叫我恶党的人,只有那个自称骑士的傻逼学生会会长安迷修啊,所以……”雷狮伸出手捏着安迷修的下巴抬起了对方的头“你还打算装到什么时候啊,中二骑士安迷修?没想到你还有女装癖啊。” 下一秒,雷狮愣住了,这张脸……虽说和安迷修长的很像,但怎么看都是一张女孩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 见雷狮愣住,安迷修迅速挣开他,躲得远远地“请您自重。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,在下就先告辞了。”说完绕过雷狮就跑了。 看着安迷修的背影,雷狮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那是个女孩,可为什么,自己的第六感告诉自己,那个女孩,和安迷修有关系,很深的关系……
 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一路狂奔,终于到自己妹妹家,按响了门铃,过了将近十分钟安莉洁才出来开门。看见安迷修后,愣了好久才迟疑地说“老哥?!” 安迷修跟着安莉洁进了屋子,两个人僵持了好久都没说话,最后安莉洁打破了僵局“明天我帮你请个假,你在我家好好呆着,想想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,至于女装,我有,你拿就行。先去睡觉吧。”说完,安莉洁就回屋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躺在床上,却怎么也睡不着,熬到了天亮,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出去了。安莉洁看了什么也没说,背上书包就走了。安迷修坐在沙发上,不知为何忽然觉得困,起身去泡了一杯咖啡,坐在沙发上喝。等到杯子见底后,安迷修躺在沙发上,按揉自己的太阳穴。忽然,头一阵阵发晕,身体一下子没了力气,安迷修想坐起来,却双手不听使唤滚到了地上。没力气了……安迷修心想,怎么会这样……

        渐渐地,感觉到力量回归到了自己的身体,安迷修从地上爬了起来,第一个感觉就是,有什么东西回来了。他低头一看,惊喜的发现自己竟然变回来了,可是是怎么变回来的?安迷修现在没时间思考这个了,赶紧跑回家拿起书包去追安莉洁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啊……还没进入主要内容,下次再写好了。
哦还有,我打算把瑞金也加上,你们说怎么样?